小說】 沾濕了的信(一)

「阿澄,你知道阿深那裡去了嗎?」吃完晚飯,八時許收到媽的電話,劈頭一句便這樣問。

「甚麼?你找不到他嗎?」

「這個星期打電話給他都找不到,下午我到他家看,才發覺樓下的信箱塞滿了信件,有十天沒有收過信了。之前他出差時都會告訴我,著我上去餵他的熱帶魚嘛。我開門進屋之後,竟然發覺他的魚缸是空的。我打電話到他公司問,原來他兩星期前被裁員了。他有沒有跟你說過甚麼?我很擔心啊!」這個弟弟,從澳洲畢業回來後總是行蹤飄忽,不過,無聲無息就失蹤,還是第一次。

「也許是被裁了,自己出去旅行散散心吧?這陣子 Amy 接近臨盆,我也有近兩個月沒見過他了。上月底 BB 出生,我在電話中留言告訴他,因為在醫院沒開電話,他有沒有回我也沒有怎麼留意。這樣吧,你這麼擔心的話,把鑰匙給我,我到他家找找看有沒有甚麼線索,可以知道他去了那裡吧。」

我掛斷了電話,Amy 問我甚麼事,她聽說後嘆了一口氣說:「當年中學時他雖然算是內向,但也沒有這幾年般這樣令人擔心。我猜一定是留學時受過甚麼打擊。之前我也問過他,他怎樣也不肯講。」

「剛才也是嘗試安慰媽而已,這樣就不見了人,我也很擔心呢。尤其是媽說他的熱帶魚都不見了。」

「甚麼?那些魚是他的命根呀。這麼說來,似乎很有問題啊,你快去看看吧!」

「BB 你一個人看著沒問題吧?要不要叫媽或外母來幫你。」

「BB 都吃飽睡著了,我一個人可以啦,你放心去吧。」

從老家拿了鑰匙,再來到阿深的單位,已經是十一時許了。打開大門,正正對著我的就是大魚缸。記得當年他偷偷地買了兩條熱帶魚,放在房中,媽發現後說他凡事都是三分鐘熱度,玩厭後還不是要媽照顧,不准他養。他滿臉愁容地說只好把牠們送給同學。後來才知道,他口中的同學,就是 Amy。外父是熱帶魚迷,家中的魚缸,就是阿深買的這麼大了。

我看著關了燈,抽空了水的魚缸,心中有一直莫名的恐懼。究竟是甚麼事把我這個弟弟弄得這個樣子呢?

我到他的房間,桌面放著應該是媽今天拿上來的信,我看著信封上的回郵地址,似乎不是廣告,就是電話費單,信用卡單之類。信用卡單?我決定拆來看一看,也許會有他到那裡去了的線索。我看完一遍,這張單在 23 日截數,沒有旅行社或航空公司的支出,也沒有甚麼在外地使用信用卡的線索。

是不是去了旅行呢?

我打開他的衣櫃和抽屜,夏季衣服好像是少了一些,但冬天的衣物都仍在。我再看他貯物的地方。行李箱仍在,大背囊卻不見了。在行李箱的旁邊,有一個印著澳航標誌的 name tag ,並填了這裡的地址。我記得他幾年前回來後,就沒有到過澳洲了,而這單位,卻是去年才搬進的。這麼說來,他可能是到澳洲去了。

啊,看看護照在不在!

我翻開他書桌的抽屜,裡面有一個木盒,我打開來看,竟然見到他的護照。我連忙翻開,才發現那是去年已經到期的舊護照。舊護照下面,有一包甚麼文件。不會是新護照吧?

我打開來看,發現那是一疊舊信件。紙張看起來,曾經沾過水。

我翻開第一封,沒有信封,沒有上款,其實,也不知道阿深是否打算寄出過。


你好嗎?

今晚很熱,三時許了,我還不能入睡。明天,明天就是會考放榜的日子。我對著漆黑的夜空許願,希望我可以升讀原校,希望明年,可以依然在課室中看見你。我知道你一定考得好,而我,卻是一點也沒有信心。

認識你五年,從你那一次上台表演自彈自唱「再見二丁目」我就喜歡了你。我不敢跟你說,是因為你曾經拒絕過鄰班的劉祖勇,說你會考前都想專心讀書。連劉祖勇這個校草你也斷然拒絕,不起眼的我,還有甚麼希望呢?其實,上天也待我不錯,我總是和你坐得很接近,可以常常問你功課,你也總是不厭其煩地教我。我恨自己不夠聰明,在你面前總是自慚形穢,但如果我聰明一點,也許連向你問功課這種藉口都沒有了。

我告訴自己,明天如果我可以升讀原校的話,無論結果如何,我也一定要向你表白。

P.S. 謝謝你爸爸收容我的熱帶魚,我可以去看看牠們嗎?


1999年8月9日


最後的一段,看得我完全呆了。

原來收信人竟然是 Amy,這些年以來,我一直也不知道阿深原來對她有這樣的感情。

我努力從回憶中找線索,卻一點也沒有頭緒。阿深中學時,大概只見過 Amy 跟一眾同學來老家兩三次,也沒有聽說過阿深喜歡過誰。也許,我剛上大學的日子太忙,完全沒有空去關心就睡在同一房間的弟弟。

我突然想到,阿深寫這封信的第二天,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升讀原校,向 Amy 表白這回事,根本就沒有機會實行。

一個月後,家裡就安排了在香港沒有甚麼機會升大學的阿深到澳洲留學,這封信,似乎阿深就一直帶在身邊,從香港到澳洲,又隨他回香港。

如果他的成績好一點,能夠升讀原校的話,他很可能向 Amy 表白了。又如果我知道阿深喜歡 Amy 這個女同學的話,日後我在大學重遇 Amy 的時候,也許不會向她展開追求。只要整個過程中,任何一部份不同的話,今天,我的手上,就不一定會戴著跟 Amy 一對的結婚戒指了。如果這是命運的話,就只能說,阿深的不幸,造就了我的幸運。

我伸手想打開第二封信,卻遲疑了好一會。我從來不曾了解過阿深,但透過偷看他最隱密的信件來了解他,又是否應該呢?


沾濕了的信 1/2/3/4/5/6/7
因為自己連載故事的爛尾前科,我不敢說本篇待續。繼續下去的故事雖然有腹稿,但其實,這篇是可以獨立來看的,不是嗎?

5 thoughts on “沾濕了的信(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