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濕了的信(六)

Amy 終於打破了沉默:「你真的對自己這麼沒信心?跟你在一起這些年來,你有沒有感到自己是阿深的替身?如果有的話,你今天不會這樣沮喪;如果沒有,那就證明了這不是事實吧!是的,中學時我喜歡過阿深,他沉默寡言,好像拒人於千里之外一樣,但卻總是有一種很吸引人的神秘感,那種感覺大概是遠遠遙望那一種喜歡。他這一封信說得對,如果就算他表白了,就算當年我答應跟他交往,最後也大概不會成功。不是因為我會嫌他失敗,而是因為我跟他的性格南轅北轍,太極端了吧。第一次在校園見到你,我承認是因為想知道多一點他的消息。但是跟你相處下來,我發覺我更喜歡你的健談,你的實在,你的自信,你對人生的進取,這些都是他,這個年少時的暗戀對象,所欠缺的。今晚,是我這些年來第一次看見你自信崩潰,使我更清楚自己在你心目中的重要性。而這,亦我令我更慶幸,沒有選錯你。」

我緩緩地抬起頭看著她,我們四目交投,二人之間,一切都有若暴雨過後的清澈澄明。

良久,我忽然想起,還有阿深的最後一封信。我把它找出來,跟 Amy 一起讀。


大嫂:

終於,我坐上回港的航班上。

我沒有預先通知你們。因為,我希望可以先找到工作,找到一個自己的居所,再跟你們見面。我猜,如果你們今天見到在南太平洋的海島待了年半的我,都不會認得曬得像黑人的我。畢竟,已經六年沒有跟任何家人見面了。

其實,如果不是簽証的問題,我也絕對不願意回來。我還是在找 Angela ,之前在澳洲找了兩年,後來聽說有人在斐濟和附近的島國見到她,但當我到達後,卻又杳無音訊。我不知道她到這些群島會不會只是三五七天的旅遊,但是,只要有一點線索,我也不想錯過。可惜,十八個月過去了,從 New Caledonia, Fiji, Tonga, Samoa 到 Tahiti ,除了三番四次認錯人之外,卻依然是一點頭緒都沒有。方法用盡,剩下的,唯有就是等待,等待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碰面,或者,在某處的朋友會見到她,再來通知我。

也許,我已經習慣等待,甚至,這些日子,我的存在意義或者就在於等待。

近來聽見有一首冷門的歌:期待再期待,期待中,我先存在。這,也許就是我的寫照。

香港的工作已經差不多安排好了,是一位大學舊同學介紹的。有了工作,就可以自己找地方住。我決意不回老家住,因為在外面獨自生活了這麼久,我實在想像不到能夠再次跟父母同住。而且,你跟大哥大概會常回老家,我依然自覺很難面對從暗戀對象變成大嫂的你,也不想將自己跟大哥放在一起,讓雙親把我們比較。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夠跟 Angela 重逢,不過,就在那一天到臨之前,就讓我一個人靜靜地過我的日子吧。


2005年7月15日


「這樣看來,會不會是他是有 Angela 的消息,去找她了呢?」Amy 好像能夠將信的內容與他失蹤連在一起了。

「但是,澳洲和南太平洋的島國,單是他列出來的已經四五國了,每個國家又不知道有幾多個小島,要去找他也無從入手,根本都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

「現在已經差不多天光了,你就請個事假,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家有沒有別的線索吧!」

待到七時許,我打電話叫媽來看著BB,之後便跟 Amy 再次到阿深的家看。樓下的信箱有多一些新信件,但依然沒有甚麼發現。我們把他的家都找遍了,倦得癱坐在沙發上,忽然 Amy 望著阿深的電話,說:「試試重撥他最後打出的電話吧!」

我立即坐起來打電話,我聽見長長的撥號聲音,就知道一定是長途電話了。

「Bonjour, Pension Motu Iti.」啊,說法語的。

「Parlez-vous anglais?」我慶幸我還記得如何用法文問對方是否懂說英語……

「Yes, how can I help you?」

一問之下,原來那是在大溪地 Moorea 島的一間旅舍。我立即問他 Sam Chung 是否住在那兒,對方告訴我他五天前已經 check out 走了。我問他知不知道他是否已經離開了大溪地,他說不敢肯定,但很可能不是,因為旅店替他召的士時,他並不是說要往碼頭或機場的。

掛了線之後,我跟 Amy 說:「讓我買機票立即去找他吧,離開了旅館,又沒有回香港。如果他在那裡找到 Angela 還好,萬一找不到,加上又被裁員了,不知道會不會做甚麼傻事。」

「我也一起去吧!」

「怎麼可以!你還在坐月期間呢!」

「對於他這些年的遭遇和放不低的東西,我也有一些責任,要我留在香港等消息,我辦不到。」


沾濕了的信 1/2/3/4/5/6/7


我等我在╱楊千嬅
曲╱藍奕邦.詞╱黃偉文

期待再期待 期待中 我先存在
期待再期待 瓶內的乾花能盛開
期待再期待 明日天眼開
共他分手後 三五七載
能讓我在 原地等到 得到過的愛

期待再難奈 還是不忍 不期待
誰話我存在 純為好景不常默哀
忘掉了時代 執拗地期待
或可單身得 比較精彩
誰若 似我試過 這樣深愛
同樣 會再冀待 逝去的愛

誰在 一雙手鬆開之後
懷念 一束飛走的汽球
還剩 半世約定要守
勝過最後兩手 裡面一陣風都沒有
誰又 捨得揮一揮衣袖
然後 以最撇脫 那種步姿 高飛遠走
連舊世界都不帶走

原諒我懷舊 無奈新的 不如舊
人為我輪候 仍為等他找來藉口
其後那回味 比故事長壽
若天生這麼 不會收手
情願 有個信仰 信就得救
除下 這個重量 自覺虛構

誰在 一雙手鬆開之後
懷念 一束飛走的汽球
還剩 半世約定要守
勝過最後兩手 裡面一陣風都沒有
誰又 捨得揮一揮衣袖
然後 以最撇脫 那種步姿 高飛遠走
連舊世界都不帶走

留下 這醫不好的心漏
能讓 我信我也有種幸福 差點到手
甜蜜試過 只是不夠

5 Comments Add yours

  1. NT says:

    不好意思
    小小吐糟一下

    實在很難相信
    一位新媽媽
    會在孩子不滿一個月的時候
    決定去旅行
    就算小孩有人幫忙帶
    小嬰兒喝母奶比較健康也比較聰明

    不好意思
    因為故事寫得太好
    我太入戲
    所以不太滿意Amy的決定

  2. Stannum says:

    是的,寫這一篇時,我也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如果有機會改寫前半的話,應該會將嬰兒寫得比較大一點。

    我的想法是,這不是單純的旅行,而是去尋找一位失蹤的家人。尤其 Amy 跟阿深有這樣的淵源,要她在香港等消息我覺得她會很難忍受。

    其實下一篇還未動筆,我在想如果要把兒子帶同一起去,不知道手續上是否可行,各位又覺得如何呢?

  3. 巴蜀人 says:

    嬰兒與父母同行,手續上可行,只是那會讓讀者更於心不忍。飛機上的氣壓常常讓幼兒難受嚎啕大哭,更何況不足月的嬰兒。應該沒人介意你將前文稍微改動吧?

    深可以寫出:就讓我一個人靜靜地過我的日子吧。
    他就不再是讓人提心吊膽的失蹤人士了。

    小說中的信寫得很好。

  4. NT says:

    如果可以的話
    我會比較希望把孩子寫大一些
    六個月或者更大些
    那樣媽媽比較可以放下心
    去尋找失蹤的親人了

    如果不能改動之前的故事情節
    那就帶著小嬰兒一起去吧
    也不是所有小嬰兒都不喜歡做飛機的!

  5. Stannum says:

    還在構思情節中,暫時朝帶兒子一起去的方向想,希望不用太久就可以完成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