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沾濕了的信(五)

我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時間,彷彿停頓了一樣。

我雙腿開始發軟,整個人無力地沿著欄杆滑下,跌坐到凹凸不平的路上,剛巧把西裝上衣的外袋壓在下面,我無奈地再次感覺到那一疊信的存在。

阿深,你究竟還有甚麼要對 Amy 說?


恭喜你。

今天,是你跟大哥的大喜日子。可是,要我回去喝你們的喜酒,我實在辦不到。

自從大哥幾個月前來電郵告訴我你們的婚訊,我就好像墮進一個無底的深谷一樣。

課程在去年底已經完成了,我騙父母說論文還未完成,要多留幾個月修改,不能回去參加你們的婚禮。這些日子以來,我在南太平洋的島國之間流浪,打打散工,教教潛水。幾個月前聽說有人在這兒見到 Angela,來這裡也許是希望可以碰見她。跟 Angela 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她教懂我潛水的。但自從她我的生命中消失後,我才真正開始迷上海底的世界。在一片深藍的海洋中,我可以探訪我的熱帶魚朋友,可以拍攝牠們自成一國的世界,更重要的是,海底雖然有深谷,有了海水,就不能再讓我下墮了。

潛水於我,好像成為了一種悼念逝去感情的一個儀式。不過,我卻搞不清究竟是在思念教我潛水的 Angela ,還是在思念曾經一起欣賞過熱帶魚的你……過了這麼久,就算在深得光線也暗下來,離開你幾千公里外的海底,我也是依舊會想起你和 Angela。

我的肉身在南太平洋自由行,可以在浩瀚大洋中,從一個島嶼流浪到另一個。但,我的精神,卻無時無刻在困在曾經愛上的兩個女人,你和 Angela 的陰影中。不過,從今天開始,我只能夠以小叔的身份在你面前出現,一切從前想像過的其他關係,都不再可能。對於 Angela ,她的消失,令我感受到她的重要性。你,一直都是埋在我心底的夢,可望而不可即;而她,卻是一個曾經朝夕相對,可以抱入懷中,有血有肉的伴侶。

今天下午,我負著重重的潛水裝備上岸的時候,忽然遠遠見到一個好像 Angela 的女子。我放聲大叫 Angela 的名字,那個她卻好像完全沒有反應一樣,我把裝備脫下交給同伴,飛奔去追,但跑到她的面前,才發覺根本不是 Angela 。

當年,我知道你在甚麼地方,但沒有能力和膽量反抗家中的安排,停學回去找你。現在有能力對自己的人生作出決定,希望找到 Angela ,但兩三年來都依然找不著。我的人生,就只有失敗。大哥的人生,就只有成功。

也許,我應該停止再後悔當年沒有向你表白了。因為,我深信,就算表白了,你也不會接受我,你願意付托一生的人,怎麼可能好像我這麼失敗?


2004年3月28日


讀完這一封信,我把我的眼睛閉上,努力地想搞清楚,我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聽見:「澄!澄!甚麼事?是不是不舒服?」

我睜開眼睛,發覺 Amy 抱著兒子就蹲在面前。突然就像在茫茫大海裡面找到浮木一樣,緊緊地把他們擁抱著,然後,不能自制地啕哭起來。Amy 第一次見到我哭成這個樣子,似乎驚訝得不懂反應,直到兒子開始哭,她才定過神來說:「BB一定是冷了,我們先回家再說吧……」

我默然地放開他們,慢慢地一起步行回家。

兒子入睡後,Amy 問我究竟發生甚麼事了,我只懂得搖頭,沉默地把信件給 Amy 看,我看到她震驚得把手掩著嘴巴,然後輕輕地搖著頭。我無言地看著她,見到她終於讀完了我已經打開了的這些信,她的眼神有點不解,沉思了一會,終於再開口問我:「你哭得如此厲害,是阿深發生了甚麼事嗎?」

聽見她提到阿深的名字,我衝口而出說:「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我才是你與阿深之間的第三者,中學時你已經喜歡他,他也喜歡你。他去了留學後,你接受我,是不是因為我像阿深?」我的目光越垂越低,我好後悔,我不應該這樣問,也許應該說,我害怕我會聽到一個不想聽到的答案。不過,如果我不問,就算以後能夠保持著好夫妻好家庭的外衣,我心中將會永遠有一根刺。

等待她回答的過程,大概不夠一分鐘,竟然卻好像過了半輩子……


沾濕了的信 1/2/3/4/5/6/7


4 thoughts on “沾濕了的信(五)

  1. 今次是我最喜歡的楊千嬅歌曲之一:自由行。 :p

    從這篇的信中看到阿深的心情轉變。那 Amy 的心意又是如何?

    期待下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