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沾濕了的信(二)

掙扎良久,我終於伸手打開了第二封信。


在擠逼的航機上,附近的乘客已經全部睡著,難怪,香港時間是凌晨二時,而我的目的地,雪梨時間更是四時了。開了燈,埋頭寫信的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也許是因為過去個多月的事情發生得太快,我根本都來不及反應,只有一種任由事情發生的超現實感覺。

父母跟大哥商量,他說應該送我去留學。其實,我一點都不想走,不過,家裡向來都是成績不好就沒有發言權。就連關係到自己未來的大事,也沒有誰問過我一句,大哥就把去澳洲的一切安排好了。十月份,我就會入讀當地大學開設的 Foundation Studies ,如果一切順利,可以在完成課程後升讀大學。大哥總是說,這是我這種成績入大學的最快途徑。

當我聽到大哥說機票已經訂好,我只對他說了一句,其實我寧願在原校重讀中五。大哥先是一呆,然後問我為甚麼。這一次,雖然有機會給我發言,但我卻一句也說不出來,我如何能夠告訴他們,我為了親近你這個暗戀對象而放棄留學的機會呢?就算我說了,他們也不會認為是合理的理由吧?最後,我選擇了沉默,任由擺佈。

於是,在這個秋分的日子,我就坐在這機艙內,要飛去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的 MD 機不斷重複著《出埃及記》,這是近來我聽得最多的一首歌。歌詞中的一些感覺總是觸動著我。我不知道離開香港是我的出埃及記,還是入埃及記?一方面,我可以不再活在大哥的陰影下,從小父母總是拿我跟哥哥相比,但我都從來不曾在任何一次,或者在任何一方面勝過他。在一個陌生的國度,我終於可以不再跟大哥比較,就像摩西帶族人離開埃及,不用再受苦一樣。但,這個陌生的國度,卻沒有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你,這樣看來,任由大哥安排的我,更像是隻身給哥哥賣到埃及的約瑟。

上星期我到你家,說要跟我的魚道別。我趁你回房間,把我對你的愛都告訴了我的熱帶魚。至少,在你家中的牠們,知道我的心意,同時,亦不會把我的秘密轉告你。


1999年9月23日


我按著我的嘴巴,企圖掩蓋我的驚愕。這兩封信呈現出來的弟弟,跟我心目中的他完全不一樣。記得當年會考過後,送他出國讀書都是父母的主意,我只是負責找資料,跑腿和填表,他怎麼會認為是我故意要安排他出國留學?甚至,把我比作想剷除弟弟的猶大?在我和父母的眼中,弟弟沉默內向,優悠寡斷,就像不知道自己想要甚麼一樣。如果不替他出主意,他只會去重讀浪費光陰,因為他不是沒有努力過,而是他根本捉不到在香港考公開試的竅門。到了外國,換一個不同的環境,讀一個不用考公開試的課程,也許他能夠升讀大學。還記得那一天他跟我說不想去澳洲,希望留在香港重讀。我問他為甚麼,他完全說不出來,我以為他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原來,他卻有一個難以啟齒的理由。

我完全沒有想過他會覺得父母常常那他跟我來比較,而我一直順利的學業成績,又會成為他揮不去的沉重壓力。但是,沒有了這種壓力,他在澳洲,又生活得如何呢?那些年,跟他通電話時,他的態度總是淡淡然的,也沒有表露過特別不開心。而且,他的學業也算是不錯,拿了一個榮譽學位回來,也聽說過他在那邊交過女朋友,我和父母一直都覺得送他往留學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那,他回來後的孤僻,究竟是為了甚麼?我忽然想到,這封信的收信人還是 Amy ,難道其他信也都是給她的嗎?阿深把信如此珍而重之地藏起來,莫非,莫非到了今天,他還記掛著 Amy ?

剛剛想到這裡,手提電話突然響起,Amy 打來問我有甚麼發現,我沒有把發現信件的事告訴她,只是說找不到他的護照,也見到一個澳航的 name tag ,看來應該是離開香港,很可能是到澳洲了。

我沒有在阿深家中在久留的理由,於是把信放進我的夾克袋裡,跟著把全部的燈關掉,離開阿深漆黑的家。


沾濕了的信 1/2/3/4/5/6/7

延伸收聽:

楊千嬅 – 出埃及記

床前 沒有沙丘 怎麼我會 跌盪飄流
抬頭 沒有韆鞦 怎麼我怕 放下兩手
如好景 都似夢遊 為何惶惑 依舊
如伸手 不見盡頭 叫這世間退後

明明 滅了燈影 怎麼你我 晝夜分明
明明 藏住了鐘錶 怎麼每秒 撲地有聲
時分針 請你忘形 為何搖動不停
離終點 不遠路程 暫時別要乍醒

我想知 如何令雪地花開
如何赤足走過 茫茫深海 超乎奇蹟以外
我想知 如何叫記憶刪改
如何以兩手將水深海闊 緩緩推開
讓這路途內記住 如何被愛

抬頭 沒有天空 怎麼我會 拍翼飛翔
床前 還沒有開花 怎麼到處 洩露暗香
如好景 不會漫長 為何迎面風涼
如伸手 不見下場 暫時 讓我冥想

我想知 如何令雪地花開
如何赤足走過 茫茫深海 超乎奇蹟以外
我想知 如何叫記憶刪改
如何以兩手將水深海闊 緩緩推開
讓這路途沒意外

我想知 如何用愛換取愛
如何赤足走過 茫茫深海 超乎奇蹟以外
我想知 如何永遠不分開
如何趁意足心滿的一剎 緩緩淹蓋
讓我被埋在深海 不知後來

5 thoughts on “沾濕了的信(二)

  1. James: 如果有恆心完成的話,應該是6-7集的長篇。

    一條呀:今次連載半個月出一集,以我向來的速度來講,已經算好快架啦。唔好俾咁大壓力我啦,好唔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