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沾濕了的信(四)

我整晚沒有睡,心裡一直想著阿深的那些信。我很想起來把它們都讀完,可是我怕給這陣子為了照顧孩子,根本睡不熟的 Amy 見到,所以勉強壓抑下去。

到了天空泛白,我才終於睡著了,可惜,不到一個小時,鬧鐘便把我吵醒了。我盡力睜開眼,陽光刺痛著我的眼睛,頭更痛得像要裂開一般。我見到 Amy 已經起來,她見到我的樣子,便問我是否不舒服。我跟她說,睡得不好,有點頭痛罷了。Amy 走過來,溫柔地按著我的太陽穴。我感受著自己的幸福,卻令我更擔心跟幸福二字尚未有緣的弟弟。

「頭痛便請假一天吧。」Amy 勸我。

「不行,今天要上庭啊。吃些藥應該可以的。」

我撐著身軀上班,幾多次想抽空拿出藏起來的信繼續閱讀,但根本沒有任何空檔。直到黃昏下班,我走到附近的咖啡店坐下,才真正有自己的時間。我看看手錶,還有半小時便要去接 Amy 一起去外父的壽宴。我打電話給 Amy ,問她準備好了沒有,誰知她卻說覺得好倦,已經跟外父說今晚不去了,叫我自己直接去。我說好吧,著她自己小心,便掛了線。在侍應把黑咖啡端上來的時候,我拿出了下一封信。


大半年了。

Angela 徹底從我的生命中消失已經九個月。那一天以後,我就再也找不到她,她沒有再回我們的家,沒有再回學校,沒有再聯絡我們共同的朋友圈子,沒有再用她的電話,電郵。她在我家的衣服用品也沒有拿走。一個夜晚,我向同學借了車子,駕了幾十公里到她在市郊外的老家找她,他的哥哥 Lenny 見到是我,立刻衝了出來,揮拳就向我的左眼打來。我向後倒下,後腦著地,我感覺到血泊泊地流出來。我沒辦法爬起來,Lenny 不斷地用粗話罵我,我有點暈眩,只能盡力地將他說話的內容組織起來。他說:「 You’ve fxxking hurt Angela so badly that night!」但對於我究竟是在心靈上傷害了她,還是傷害了她的身體,Lenny 沒有說清楚,而我也完全沒有記憶……

我躺在馬路中央,看著天上的星星不斷旋轉,我用了我僅餘的力氣,叫出了:「I am very sorry for whatever I have done to her. Can you let me see her and apologise? 」

Lenny 繼續大聲罵我,說永遠也不會再讓我見到她,因為我對 Angela 造成的傷害,不是一句道歉就可以解決得到的!他大叫說要報警把我關起來,再把我轟出澳洲。說完就轉身回屋內,好像真的要去打電話般。

我很害怕他真的報警。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能夠翻身,慢慢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上了向同學借來的車,開了就向前走,沒有理會自己的後腦還在淌血,也沒有理會自己的左眼已經腫得睜不開。我回到家,清理了傷口,整個人還是不停的抖震。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對 Angela 做了甚麼傷害,但我總向壞處想,是否我打傷了她?越想我便越害怕坐牢,害怕給政府趕走,害怕留案底,害怕給父母知道我闖了大禍,害怕如此一來,我永永遠遠不能夠在大哥面前抬起頭來,害怕你知道我如此荒唐,畢竟,你已經是大哥的女友,一旦發生甚麼事,我根本沒法向你隱瞞。

可是,一天,兩天,三天,一星期,兩星期,一個月,警察也沒有找上門來。我知道 Lenny 根本沒有報警,我很想謝謝他,但卻提不起勇氣再去找他們。

我又再回歸孤獨,回歸到我成長以來的狀態。我甚至懷疑我自己是不是享受孤獨,根本不願意跟人溝通。Angela 曾經說過水瓶座的人享受孤獨,可惜,我就是一個典型的,水瓶座。而你,卻並不典型,祝你生日快樂!


2003年1月23日


我看看手錶,應該起行了。下班時間的列車擠得我沒可能再拿出下一封信來讀,在人潮之間擠了二十分鐘,終於到了站。我走上地面,走到外父在中菜館設宴的酒店前,推門的一剎那,才記起阿深寫剛才那封信的那一天,我就是在這酒店頂樓的西餐廳,第一次以男朋友身份跟 Amy 慶祝生日。我還記得剛剛出來工作半年的我,送給她的第一條項鏈。我記得我為她戴上時她的笑意。記得我說話時她眼睛裡的閃亮。記得她看著吸引的甜品,但卻擔心卡路里的表情。那一晚過得興高采烈,但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在千里之外的阿深,在孤獨之中,向 Amy 送上遙遙的祝福。

來到外父設宴的房間,把帶來的禮物呈上。外父拉我到一個女子旁邊為我介紹,他說這是 Amy 同齡的表姐 Jessica ,之前到瑞士留學,然後在那邊跟西人結婚,沒有回來好多年,這次到東南亞公幹,剛巧經過香港幾天,便跟她媽媽來赴宴了,連 Amy 也不知道在香港呢。

我掏出卡片給她。她看了看,然後瞪大眼睛看著我:「你姓叢?」

「是呀……為甚麼這麼驚訝呢?」

「哈哈哈,你是 Amy 的同學吧?當年 Amy 暗戀你好久了,終於給她修成正果啦!我們小時候無所不談的啊,當時聽見你這特別的姓氏,就記下來了。之前媽媽說 Amy 結婚,我也不知道她就是嫁給你呀!」

「都算是同學吧,但我未聽說過她暗戀我呢!早知我就不用花這麼多心思去追求她啦!」

我於是坐在 Jessica 身邊,跟她談話。她說聽說 Amy 剛剛生產,問她身體如何,然後就問我如果可以的話,散席後可否隨我回家探探 Amy 和孩子,因為明日下午就要走了。我隨即打電話給 Amy ,告訴她 Jessica 來了。我聽見她興奮的聲音,還說要立刻跟 Jessica 對話。我把電話遞給 Jessica ,看著這對久違了的表姊妹親切地隔著電話說話。我從來都不能理解,女子之間的感情,可以一時親密得分不開,一時又可以多少年都不聯絡,連聖誕卡也可以不寄一張,電郵也可以不寫一封。我跟 Amy 在一起六七年,也未聽她說過有這一位無所不談的表姐。

雖然剛才已經說好了散席就到我家見面,她們竟然就拿著電話談到起菜,方願意依依不捨地收線。

壽宴結束後,我帶 Jessica 回家,她逗留了近三個小時,看了我們的結婚DVD,把玩了孩子,交換了照顧嬰兒心得,二時多才說要回去。

Amy 叫我送表姐下去。我們來到屋苑外的的士站,等了好一會還是沒有車,她說:「這麼晚了,你明天還要上班,不用陪我等,回去吧。」

「這裡僻靜,你一個人等我怕有危險呢。」

「怕甚麼呢!十年前我一個人就去一個沒有親戚,沒有朋友的地方留學,我怎會怕這裡僻靜呢?」

「你說你十年前去了留學,那麼你是甚麼時候聽說 Amy 暗戀我呢?」

「大概就是中三、四左右吧……」她說著,一輛的士就駛到跟前。

她上了車,輕輕地揮手道別。我背著街燈,大概 Jessica 不會看到我驚訝的表情,也不會留意到我站不穩,全身挨在欄杆上的動作。我看著的士逐漸離去,但卻沒有辦法移動自己的腳,就像被萬能膠黏在地下一樣。中三、四時 Amy 暗戀的男同學,不可能會是叢.宇.澄,而只能夠是叢.宇.深。

從二十個多小時前,我發覺阿深失蹤開始,一些我從來想像不到的秘密就一環扣一環地向我揭示。我以為阿深暗戀 Amy ,再知道他後來的戀情也因我我們的開始而砸了,我以為他很可憐,一直苦戀著不愛自己的人。到發覺原來自己才是這對互相傾慕的老同學之間的第三者。我驚訝。我混亂。我根本接受不到這樣的事實。

我開始懷疑,Amy 那一次在校園裡面叫我,會不會只是因為想知道多一點阿深的消息? Amy 赴我的約會,會不會只是因為我跟阿深長得相似?Amy 接受我,會不會只是因為知道阿深在澳洲交了女朋友才拿我當替身?

我這陣子第一個孩子出生興奮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極度低落。我搞不清我究竟是傷心,是挫敗,是妒忌,還是失落。我的眼淚一滴滴地滾下來,我不知道如何制止。我不是水瓶座,但夾在阿深與 Amy 兩個水瓶之間,竟然在這漆黑無人的街角上,哭個沒完沒了。

因為,我發覺,我長久以來努力建立的家庭,我以為我擁有的一切……

猶如最結實的堡壘,原來在,逐點崩潰,逐點粉碎……


沾濕了的信 1/2/3/4/5/6/7


8 thoughts on “沾濕了的信(四)

  1. 突然覺得(其實是純粹臆測),阿深這次到澳洲去(若他真的是到了澳洲的話),是為了 Angela 。

    這篇故事很有廣播劇的感覺(尤其是每一章也有一首主題曲),會吸引人追下去。棧主努力。 🙂

  2. 深霧:大概你也已經看得出故事的脈絡了。

    每一篇都有一首千嬅的歌…而這一切都因為 Amy 參加歌唱比賽唱《再見二丁目》而起。

    這篇我故意不貼原唱,卻選了一段男聲翻唱,是商場的現場表演影片。很喜歡這位歌手謝嘉麒的聲音,很有觸動人的力量,雖然網上關於他的資料不多。

  3. 不知何解,一直都看不到你這一篇。
    忽然心血來潮探望一下,就被擊中了…

  4. Sputnik: 擊中了,如果可以哭出來讓情緒發泄比較好。我從來都不容易哭得出來,寫阿澄在無人的街角哭,可以說是想他代我將前些日子的不快哭出來。

    「我的眼淚一滴滴地滾下來,我不知道如何制止。我不是水瓶座,但夾在阿深與 Amy 兩個水瓶之間,竟然在這漆黑無人的街角上,哭個沒完沒了。」

    寫作治療。有效。

  5. 這些日子眼淚都很多,幾乎一點觸動都令眼眶很熱,鼻子很酸…

    哭當然是很好的發洩,寫作治療也是。
    但話,沒法傳達到想傳達的人,困住了出不了去。

    我在為自己找一個除此以外的出口。但恐怕不易。

  6. Sputnik :唉,雖然這陣子心情算是好了不少,但還有一些 bad moments,曾經在聽歌或睇戲的時候眼濕,但總是止於此,其實,多想痛快哭一場,但是總是辦不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